除设计本身 他们的“不务正业”你会打几分?

日期:2020-07-25 15:54:16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无论是Karl Lagerfeld、Tom Ford还是Yohji Yamamoto,他们的名字就如同时尚圈的flag,你总会略知一二。

  然而,除却设计这件事,他们的时间仿佛一天超过24小时,分身有道。以至于“不务正业”的答卷都交得格外出彩。

  不难看出,创意、审美、细腻、精致……这些设计精髓放至其他领域,同样精彩。

  好吧,今天就让我们来聊聊这些高分跨界。

  Karl Lagerfeld

  叱咤时尚界的老佛爷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不仅掌管了Chanel、Fendi及个人同名品牌Karl Lagerfeld,创意无限的他甚至还跨界当起导演和摄影师。

  2006年,Karl Lagerfeld在柏林举行过 One-Man-Show 图片展。和周迅在 2012 合作的中国版《VOGUE》封面是他第一次拍摄华人女星。2013 年,他还亲自掌镜了《THE LITTLE BLACK JACKET》摄影展,诠释 CHANEL 一直以来用小黑外套呈现的优雅。去年,Karl Lagerfeld 在意大利 Pitti Uomo 男装展中举办了一个名为「Visions of Fashion」的大型摄影展,展出作品包括由他亲自操刀的品牌广告照,和刊登于时尚刊物的摄影佳作。

  Karl在时装界的地位已经毋庸置疑,脱掉时装设计师的光环,透过镜头和摄影师的身份,他的作品表达了对不同纹理、曲面和形状组成的抽象概念的探索,再次印证他在艺术方面的独到品味和眼光。

  Tom Ford

  时装设计师Tom Ford,20几年前拯救了岌岌可危的Gucci,一度担任YSL的创意总监,自己的同名品牌Tom Ford也经营的风生水起。

  他绝对算是时装界最认真拍电影的人,由他编剧并执导的电影《Nocturnal Animals夜行动物》荣获第73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这是Tom Ford时隔七年执导的第二部影片,他说这部影片想表达的是:“去寻找那些在生活中对你很重要的人,并牢牢地抓住他们。”

  其实电影事业对于Tom Ford来说并非一时的心血来潮,在年轻的时候他曾一度想成为演员,直到成为设计师,他依然保持着对电影的兴趣,他在接受Hollywood Reporter采访时提到在早期时,他常以电影为灵感进行设计。

  影片播出后,片中女主的家装、服饰和生活方式都成了讨论热点,据说,这些戏服道具都由Tom Ford亲自把关。值得褒奖的是,Tom Ford对每一个镜头的美学都有很严格的标准,他找到Scott Mitchell的建筑作为拍摄场地,甚至将自己在真实生活中使用的东西都放进了电影,女主角Amy在和彭博社的采访中说道:“ 他给了我一份他在自己生活中偏爱的物品清单。当Tom讲戏的时候,如果有什么东西没有,他就会自己带过来。”因此你会发现,他并没有放入brands,然而他的艺术审美让电影里的每一个画面,都仿佛一件艺术品一般存在。

  Yohji Yamamoto

  设计师山本耀司是八十年代闯入巴黎时装舞台的先锋派人物之一。他与三宅一生、川久保玲一起,把西方式的建筑风格设计与日本服饰传统结合起来,使服装不仅仅是躯体的覆盖物而是成为着装者、身体与设计师精神意韵这三者交流的纽带。

  山本耀司备受尊重的原因除了独具一格的设计风格,还有他强烈的世界观和设计哲学。但是除了出书、讲道理,山本耀司还有一个副业,那就是玩音乐。

  山本耀司曾说过:“天桥时装和流转的模特、夺目的灯光、布景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是音乐作为纽带将他们捆绑在一起。”

  其实,山本耀司的音乐生涯已经断断续续有20年,不少人将他的音乐和时装联系在一起,但于山本耀司来说,音乐和时装其实八竿子打不着——“跟很多音乐人在一起作曲是快乐的,没有作为服装设计师时候那种分分秒秒都要打起精神拿出作品的紧张感,那是一段单纯享受音乐之美的时光。”

  但经过80年代进军巴黎时装界的洗礼后,山本耀司对音乐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我那时非常渴望颠覆这样的自己,也抱着自己奖励放纵自己的想法”。他开始作词作曲,在50多岁时,山本耀司才算得上开始自己的音乐生涯。《さあ、行かな(好,我要出发)》单单在90年代,山本耀司就发布了三张个人音乐专辑,分别为1991年的《さあ、行かなきゃ(好,我要出发)》、1997年的《Your Pain Shall Be Your Music》、1998的《Dog of Terror-地下生活》。其中在他的最后一张专辑中,山本耀司不止亲自担任制作人,更是一人完成了所有词曲创作,以及吉他和竖琴的演奏。

  纵观山本耀司三张专辑,虽说他口中的音乐与时装泾渭分明,但其实都脱离不了山本耀司固有的人生态度,永远映射着生活——“只要一个人能演奏,那么音乐就不是音乐家才能干的事情,音乐本应该为生活所拥有。”好比第一张专辑中的《心のそばの胃のあたり(贴着我的心,靠着我的胃)》中,就一直在谈论对待男性、女性以及社会的态度,孤寂却又犹豫。

  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经过改编,被韩寒收入电影《乘风破浪》,成为插曲《一方天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